大头儿子小头爸爸2且听瞎掰(二)——娇红记-且听瞎掰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且听瞎掰(二)——娇红记-且听瞎掰
接着瞎掰这回要说的故事是号称中国古代十大悲剧之一的《娇红记》,稍微和古代的婚姻制度有点联系。北宋徽宗年间,有个名为申纯的年轻人,自幼聪颖,没事就喜欢玩山水游青楼,走风流才子路线,有次出行银子花得差不多了,想起来还有个在当通判的舅舅(通判是兼行政与监察于一身下派到地方州直属中央的官吏,类似于现在“你懂的”)就用剩下点钱买了点糖兑水白酒就奔过去了清美屹立画室,这种蹭法连街口卖水果的大妈都看不下去了,摇头咂嘴“俺可丢不起那个银”。当然了,这王通判家大业大倒也不在乎礼轻礼重,只觉得这外甥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于是就招待申纯住下,高规格的管吃管住,可孰料这一招待,却就导致了后面一连串事件。王通判膝下有一女名为娇娘,年方二八,美艳动人,诗词音律无不通晓,被其视为掌上明珠。这申纯一见表妹娇娘,便惊为天人,日夜思慕,蹭来的茶也没了往日的香味,蹭来的饭也没了往日的滋味,于是试着绞尽脑汁以及墨汁写出了堪称自己把妹职业生涯巅峰之作的情书,整个情书集中反映了古代中国传统文艺男青年上三垒的憧憬与寄愿。申纯怀着忐忑的心情投出了这样一封信,而娇娘也确实给了让他激动不已的肯定回应,于是双方就开始了这样的情感交流,俩人的爱情火花并没有被长辈发现,偶尔还会私定终身到天明,一天私定终身个几回大抵也是出现过的。
只是在蹭饭届有这么一说,叫“差不多得了”。王夫人已经数次委婉表达出“知趣点,回去吧,乖”的意思,申纯也不好再厚着脸皮继续赖着飞影电影城,只好依依不舍与妹子离别。申纯回到自个家中是寝食难安,原本是三天雷打不动去一回青楼的,简称“练一休二”,可因为患了这相思症之后,就改成四天才去一回,变成“练一休三”。
公子,您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这可不是您的风格。老鸨如是说。
身边的人纷纷为他出谋划策。申纯按照其中一计,装病求医,请求舅舅让自己住上一段时日,通过疗养康复,这王通判也是个实诚人天龙霸血,没往其他处想,就答应下来。
申纯目的是达到了,然后这腰也不疼了背也不酸了眼神也锐利了胃口也好了,这对小情侣又开始私定终身,一发不可收拾,天天至少私定一回,持续了有月余,申纯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感觉这事妥了,在舅舅面前也不装病了,回到家就托人上门求亲。由于申纯在有限的年华中专注把妹二十年,对宋朝律法无暇兼顾,忽略了宋朝律法中有一条首创性的禁律,即表亲之间禁止通婚。ok,这就是今天的重点,是从宋朝开始的。
王通判作为地方高官,当然知晓这一律令,如果答应了这桩婚事,就是让整个家族陷入到一个危险的局面当中泰利氏指甲,就是送给自己的政敌一个绝好的理由来随意攻击自己。知法犯法,而且是直属中央的官员,后果可想而知。申纯与娇娘知晓之后,如遭雷击,以为板上钉钉的事,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天之劫攻略。这种法盲事例,古今中外数不胜数,令人非常痛心的忍不住感慨:“该!”
申纯当郁郁寡欢了,茶不思饭不想,一怒之下直奔青楼。
“今儿我既然来了谁与同行,就没想过站着出去。我要打十个。”申公子对着老鸨发表以上宣言。
该青楼的头牌名为丁怜怜,其美艳自不用说,而这申纯在大美人面前还为另外一个姑娘愁云密布的,这当然让丁怜怜心里很不是滋味拉克萨斯,于是她就说,哎呀,那王家姑娘,我看过她的画像,也就那样吧,瞧你这么神魂颠倒的。
申纯这人挺缺的,当即还跟丁怜怜辩起来了。后边丁就说那成,不争这口舌之利,你把她花鞋给我拿一双过来,那么我就能断出高下。申纯就颠颠颠去了劫机惊魂,悄悄和自己的表妹娇娘幽会,(私定终身的800字这里省略掉),并趁其不备,顺走一双花鞋,但却被侍女飞红发现并要回了花鞋。飞红将鞋交还给娇娘,可这娇娘十分感动啊,然后怀疑飞红与申纯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飞红当然心里觉得老委屈了,我如此好心好意,竟然给我安上此等污名,简直打乱了我邀功的思路。于是就找机会让娇娘的母亲王夫人撞见了申纯与娇娘私定终身的现场实况。
王通判也知晓了此事金匠世家,大怒之下又无从发作,木已成舟,除了严令禁止消息外传以及防止俩人再往来以外,也别无他法。您瞧,父母真的是不好当袋鼠之国,一直为下一代有更好的环境拼搏奋进,想其有更好的成长与生活环境,忙工作,忙家事,稍个不留神大头儿子小头爸爸2,却摊上这么个事出来。被舅舅怒斥之后,申纯不但没有回到正轨反而更有精进,他依然没有意识到什么叫做国家明文禁止,还固执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功名所以舅舅王通判瞧不上才不同意这场婚事的,所以开始发奋应试,甚至有时为了节约时间,直接在青楼之中挑灯夜读,两不耽误。
幸好科举是不考法律常识的,申纯如愿高中进士后,就想着再提亲。话说要摊上这么个无法正常交流的外甥也算点背,明明饱读诗书靠被潜了,可就是不明白什么叫做法令如山,王通判再次明确拒绝,还好言相劝申纯好好发展,另外寻觅佳偶钓虾技巧。这边娇娘呢,也是个听不进去别人正常说理的主,一天日思夜想,就盼着能和表哥再续情缘,再定终身。
侍女飞红已与娇娘和好如初,还帮着为娇娘申纯安排幽会,但由于这俩行动又不够隐秘,被王夫人撞破。申纯与娇娘再次伤透了王通判的心,让其恨不得捶胸悲叹,得女儿得外甥如此,到底是弄啥嘞。申纯再次被赶回自己家津渊美智子,王通判与夫人合计着要赶快把女儿娇娘给嫁出去,不然迟早要出大事,不但两个年轻人要摊上大祸孟夏是几月,整个家族都会跟着遭罪,作为官家违反皇帝力图树立的伦理,此罪的轻重就不用多叙述。正好府尹大人(相当于一个直辖市市长)主动提亲,而且其子俊逸不凡,年轻有为,原先就是王通判与其夫人属(jie)意(pan)的女婿人选,现在有此机会,当然是一口应承下来。娇娘在得知此消息之后,并没有私奔,不完全是因为她陷于情爱与忠孝的两难,也有身子骨已经相当孱弱的因素。有心私会,却无力出发。
婚期将近,娇娘的身体却每况愈下,王通判找来名医,都没有丝毫好转,本想寄希望于成婚冲喜,可娇娘却在那时刻之前便撒手人寰。
正在丁怜怜处的申纯得知此消息,痛不欲生,次日从青楼回到家中开始病倒,不久便撒手离世。
两家忍痛合计了下,还是将二人合葬在一起。次年清明,王通判夫妇来到墓前凭吊,发现一对鸳鸯嬉戏于墓前,被看作是二人死后的化身。
后人因此慕名而来,喟叹此墓为“鸳鸯班铎冢”。
ok,本期重点:表亲之间禁止通婚的规定是从宋朝开始。另外,毒奶色身体是私定终身的本钱,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