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编袋且看名家说匡山(八)-匡山印象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且看名家说匡山(八)-匡山印象
点击“匡山印象”,关注我哟
我来自远古,一路风尘仆仆,一路风情万种,有着大自然纯美俊秀,有着人世间真善幽径,像一对情侣,屹立于长江北岸。有多少传奇故事,有多少平凡相守,留下一脉脉涓涓溪流,洒下一片片岁月光辉,我的名字就叫匡山,是庐山苦苦追随的恋人。

探寻吴承恩足迹 打造匡山《西游记》旅游文化
——在武穴“匡山与西游记文化研讨会”上的发言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竺洪波
昨天,我们畅游匡山美景,一路上欢歌笑语,其乐融融。许多朋友问我:对匡山的感觉如何呢?我与大家一样:回答是“心旷神怡”,为匡山的自然风情与人文蕴涵所陶醉。但是,说真话,心里也曾闪过一丝隐隐的失落和遗憾。与毗邻的庐山相比,我们的匡山显得落寞、冷清,景点分散,山村星落,道路多是泥石铺就,外人和车辆罕至贺力王,它犹如一个旷世美人“养在深闺人未识”。自古“匡庐奇秀甲天下”,但因为历史的原因,——如宋代避赵匡胤讳废去“匡山”之名塑编袋,导致“匡庐”脱节、世人只知庐山而不知匡山的后果——匡山落后了。
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或许不合时宜。但我要表达的真实意思是:荆楚钟灵秀,匡山青未了。匡山连绵数百里把爱放开,矗立千载,依旧生机盎然,文脉未断,而且它的魂在召唤着:振兴匡山文化,重铸匡庐的辉煌,将是我们当代武穴人的崇高使命。当然,这个过程会很艰难,但不会太漫长,根据进化论原理,今人的创造与过去的历史相比是呈几何速度挺进的,“一天等于三十年”,匡山的振兴理应远快于它的落后。
与匡山的落伍一样,它的振兴也缘于历史的机遇。最大机缘当然是改革开放、实现伟大中国梦的时代潮流;站在武穴地方层面,则是武穴市委、市政府开发和振兴匡山文化的战略性决策。而作为一名学者,我对这个“机缘”的理解是:吴承恩与《西游记》。发现、确认文化伟人吴承恩和文学名著《西游记》与匡山的关系,这是不可多得的天赐良机,振兴匡山文化从此有了切入的抓手和重心。
众所周知,将吴承恩定为《西游记》的作者,在中国学界几经反复,历时百年,几成定谳还是近些年的事。其最重要的证据是证实了吴承恩曾任职湖北荆王府的纪善,这既有文献记载,又有文物实证,现在又增添了吴承恩在匡山的足迹——众多“西游”元素——作为物化形态的佐证飞云峡,而最早的《西游记》版本(明代万历二十年,1592金陵世德堂刊本)所附陈元之《刊西游记序》中明确说《西游记》“出今天何侯王之国”(即与明代藩王府有关)。荆王府即在匡山脚下的蕲州府,匡山与吴承恩以及李时珍有着天然联系,《西游记》理所当然是今天振兴匡山文化的宝贵资源,这不正是一个千年不遇的天赐良机么!振兴匡山,打造匡山旅游文化,一个重要的内容即是追踪、重走吴承恩的足迹,探寻、发掘匡山的《西游记》文化元素。
“打造匡山旅游文化”是振兴匡山的必有之路。但这个规模巨大的工程应如何定位呢?匡山的旅游文化有三处亮点:一是匡山与庐山的地理、历史因缘,二是禅宗三祖、四祖的佛教文化,三是吴承恩《西游记》。匡庐联动、发掘佛教文化当然是“打造匡山旅游文化”的应有之义,应予以充分的重视,但我以为吴承恩《西游记》更具有全局性意义,在实践层面也更具备可操作性。将吴承恩《西游记》定义为匡山旅游文化的主体与灵魂,可能更显合理性。试作两方面的说明:
其一,“打造匡山旅游文化”与其说是一项经济活动,毋宁说是一项文化活动,是一个使匡山的自然风光走向艺术形态的过程,匡山作为旅游产品首先是艺术品。艺术作品的创作与欣赏,其神髓全在艺术想象,有艺术想象才有审美愉悦。创作者如何想象?吴承恩的《西游记》提供了最佳、最便捷的范本。我们只要把匡山上已经发现的上百处“西游”原型(如神猴庙、藏密洞、凌云度等)进行整理、修葺、制作,那么一个举世罕匹的“匡山《西游记》文化乐园”就会呈现出来。这无疑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思路(不需要常见、常说的“砸钱”、“烧钱”)。欣赏者如何想象季璃作品集?显然,旅游者因为有对《西游记》的欣赏经验,他们踏上充溢“西游”文化特色的匡山,一定会感到更亲切,从天庭到龙宫,从石猴故里到灵山胜境,必定会一路驰骋想象,一路收获快乐。总之,匡山与《西游记》的天然联系,是其他任何文化类别都无法替代的文化优势。
诚然,有学者反对旅游文化的“造假”。但是,我认为:既然旅游产品是艺术品,就不存在所谓的“造假”。即以匡山“西游”文化而言,所有的《西游记》景点都是艺术想象的产物,是“人化的自然界”(马克思语),它的审美意义都是人赋予的,当年玄奘大师的西行取经,又何尝是吴承恩笔下的《西游》世界呢!正如柳宗元所说:“山不自美,因人而彰。”游客都是以审美想象的心态来欣赏匡山的美景,何假之有?所以,以文学巨著《西游记》为蓝本打造匡山旅游文化,在理论与理念上没有任何障碍。
其二,以“西游”文化建设旅游工程,甚至实施以“西游”文化兴市战略,在全国范围已有多处成功的范例,可以作为我们建设匡山旅游文化的借鉴。这里我简略介绍一下连云港市建设花果山的实践:
连云港古称海州,与吴承恩故里淮安接壤,并称“淮陈大雷海”。70年代末,连云港籍学者提出:吴承恩曾在海州活动,境内云台山即是《西游记》花果山的原型(推测)。连市政府随即制定建设花果山风景区、以“西游文化兴市”的发展战略,并率先举办了第一届全国《西游记》学术研讨会(与淮安市联合举办),一举成为《西游记》研究的重镇和学术前沿。经过30年的不懈努力,现在的花果山已成为4A级(正在申报5A)著名风景胜地,连云港市的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其巨大的经济效益在GDP中都占有重要一席。从学术上讲赵雪飞,连云港与吴承恩、云台山与《西游记》中的花果山只具有理论上、联想上、猜测上的关系,但他们却以非凡的创造力把这种隐形关系发展到极致。反观我们匡山,拥有着一个真实的吴承恩,拥有着如此众多的“西游”文化元素,打造匡山“西游”旅游文化理所当然具有更大的优势,将吴承恩《西游记》定义为匡山旅游文化的主体与灵魂,无疑是合乎逻辑的选择。
顺便说一下,刚才有学者说到随州的《西游记》文化工程,认为桐柏县令吴承恩不是淮安写作《西游记》的吴承恩阿珊打字通,所以那里的《西游记》文化是假的。我以为:指出桐柏那个吴承恩与《西游记》无关,这是必须的,也是对的求生一加一,张梦瑾因为已有确凿的文献证明。但是,淮河源自随州桐柏山,据鲁迅考证,《西游记》孙悟空的源头之一即是淮河水神无之祁 ,这样,《西游记》与随州就有了一定联系,我们似还不能说那里的《西游记》文化完全是假的。而且从广义上说,《西游记》是属于世界的,任何地区都有理由进行“西游”文化的建设。武穴与随州相隔不远,同属荆楚大地,两地联动,共同打造《西游记》旅游文化,完全可以互补、兼容、相互竞争与推动。
如果选择以《西游记》作为打造匡山旅游文化的核心,那么中华田园猫,还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可以探讨,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尤其需要明确下来,形成共识。
一、突出“西游”文化,建议以《西游记》作为匡山旅游文化的命名。一个文化产品,需要取一个响亮的名字,以概括其文化内含,提升其影响力、号召力。我提一个,“石猴故里、西游之旅”如何呢?回顾连云港“花果山”的命名:花果山真实的名称是云台山,又称苍梧山,20世纪20年代大学者董作宾对其地理名称的沿革和人文蕴涵作全面考证,与胡适、鲁迅考证《西游记》作者吴承恩遥相呼应,这为今后命名为花果山奠定了学术基础。“石猴故里”指向孙悟空的诞生地““西游之旅”指向取经故事,游客踏上匡山夜袭机场,就开始了一次神奇的“西游”之旅,这或能涵盖匡山“西游”文化的特征。大家都可以想一想,取什么名字为好?比如将那个石猴出世的山头命名为“石猴山”就相当不错荆轲新传。连云港花果山是大学者命名的阿室于,我们的大学者又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大学者会有的,我们筑起了梧桐巢,还怕没有金凤凰?当我们搞出一点动静来,旅客来了,央视也会来,大学者也会来。
二、制定整体规划,确立以“西游”文化兴市战略。经济建设需要文化的羽翼,大至科教兴国,小至“西游”文化兴市,文化“软实力”不可或缺。打造匡山旅游文化,需要制定整体、长期的规划决不饶恕,切忌短视魔法使之夜,贵在持之以恒。连云港花果山建设10年始见成效,政府每年举办“《西游记》文化节”,逐渐聚集人气,形成文化传统,在国内外产生影响。其中《西游记》学术研讨会占有突出位置,学术影响波及政治、文化、宗教各个领域,起到了特殊的引领作用。比如,向省旅游厅等政府主管部门申报项目就需要有学术力量的支撑盘丝洞38号。建设旅游文化项目,投入是全方位的,并不局限在“砸钱”、“烧钱”,如关于吴承恩和《西游记》的文化宣传、理念普及、标志性建筑物的设计、旅游产品商标遍地开花,等等花降楼,都是必要的投入。而且是小投入、大产出。在全市范围内举行以《西游记》为主题的汇演和作文竞赛,很少花钱但影响很大。如果在四方入城处建立《西游记》人物造型,就能营造“西游”文化氛围,在八方来客中产生影响。“西游”旅游文化的形成,既依赖景点质量,也决定于心理认同。“西游”文化,只有在80万武穴人民中深入人心,才能得到600万黄冈人民的认同,也才有可能走向全国和世界。
三、加强《西游记》学术研究,培育“西游”文化的本土代言人。打造匡山旅游文化工程,也是促进先进文化启蒙、培育人才的过程。在有的领导看来,似乎是学术不及媒体重要,学者不及记者神通广大。其实,学术与学者有着特殊的作用。如果没有学术的介入与学者的参与,就没有今天的连云港花果山。2012年江苏灌南县举行了一次二郎神文化研讨会,影响很大,随即获得省旅游厅数亿元的立项经费。今天,武穴市委市府向7位知名学者颁发“武穴市人民政府发展顾问”的聘书,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如果能积极举办一、二次全国性的《西游记》学术研讨会,邀请国内外著名学者参加,他们的论文都会刊登在学术期刊上,这样,即使不是专门为武穴宣传,武穴的影响也起来了。如果武穴市能像连云港那样成为新的《西游记》研究重镇和学术前沿,武穴市的文化品位和整体城市形象就会得到提升。
我还想说一下本土学者的培养问题。他们是地方文化的研究者汤慕禹,乡邦文献的整理者,更是地方文化的代言人。他们怀有乡情,身兼官员和学者的双重身份,具有特殊的影响力。李洪甫先生是连云港的文化标签,“西游”文化建设的功臣,在学术上也很有成就,我们现在看到的最新版《西游记》(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就是由他主持校勘的,为连云港市争得了荣誉。我们高兴地看到,武穴市的一些本土学者组建了《西游记》文化研究会,学术研究已经起步,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希望领导能大力支持他们,让他们在打造武穴旅游文化的事业中发挥才智,建功立业。
我相信:振兴匡山是高瞻远瞩的战略决策,“打造匡山旅游文化”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事业,以“西游”文化为核心、为抓手是切入可行的必由之路。在武穴市委、市府的领导下,经过广大武穴人民的不懈奋斗,假以时日,我们的匡山将重新焕发青春,呈现出无可替代、无法复制、无限美好的前景。
第一次来武穴,又是走马观花,未能作深入思考,本不该信口多说。然而,有感于东道主的热情邀请和招待,刚刚又从市委书记手中接过“武穴市人民政府发展顾问”的大红聘书,那么,“职责”所在,斗胆饶舌说了这么多话。不当之处,敬请各位领导和代表批评指正。
声明:我们推送的每篇文章,都会标注来源。有的文章未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请见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并致歉。

敬请关注,重金征稿。
详情请看,征稿启事。
我们的目标:传承文明 精品打造
我们的理念:推介匡山文化 促进文化营销
联系我们——武穴市匡山品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电话:0713-3666778QQ:286574084微信:wxksyx地址:湖北省武穴市兴雨科技大楼
本期责编|广济壳
投稿邮箱|28657408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