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吧专坑外地游客的美食街?户部巷,你太委屈-这很武汉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专坑外地游客的美食街?户部巷,你太委屈-这很武汉


生活在武汉,你有多久没去过户部巷?
曾经李光智,江城坊间盛传一句俗语:“早尝户部巷,夜访吉庆街”。

蔡林记的热干面、老通城的豆皮、四季美的汤包…彼时的户部巷,汇集了多少武汉的老字号,攒下了多少武汉人的记忆。

老户部巷远没有现在的规模。长不过150米,人稍微多一点的时候,连转个身都是难事。

2003年到2012年间,户部巷经历了五次大改造,改善了环境,统一了门面装修,也扩大了范围。

改造后的户部巷变大了,变美了,但也开始变味了李鑫雨。

混乱的市场,户部巷的危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外来小吃像一场飓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个户部巷。
从最开始的大西北烤肉、BT烤翅,到后来的长沙臭豆腐,西安肉夹馍...

户部巷不再是“汉味小吃一条街”,而成了全国美食的集散地。
很多老字号在扼腕叹息后,收拾包袱,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如今的户部巷热闹繁华更胜从前,骨子里流淌的武汉血液却濒临干涸。
多少次,被金光闪闪的招牌迷了眼,又被吃到嘴里的失望伤了心。

现在的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尴尬:武汉人摇摇头,打门前经过再也不曾走进去;外地游客欢欣雀跃地来,正准备在里面大啖“正宗”的汉味小吃。

户部巷,武汉人该如何再爱你?
萦绕在心头的疑问,忍不住想去探寻答案。
于是,在一个工作日的午间,我们走进户部巷,想要找到真正满足舌尖与味蕾的美食。


安静的老字号解小亮,忠诚的守卫兵
老谦记豆丝大王

说起户部巷的老字号,老谦记的名号无人质疑。

创始于1918年的老谦记,最开始设店在青龙巷,2004年在邀请之下入驻户部巷,如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

牛肉枯炒豆丝,不仅是老谦记的招牌,更是户部巷的武汉特色代表。

老谦记的豆丝都是自家手工制作,从磨豆子开始,到制作到切条再到炒,繁琐复杂的工序,百年如一日的坚持,全源于薪火相传的匠心。

当焦脆的豆丝遇上滚烫的牛肉浇头,奇妙的组合碰撞,带来口感上的惊喜。
就像锋芒毕露的义胆女侠被温润沉静的玉面书生夺了心,缱绻深情,相识于江湖,相守在月下。

小麻油炕的豆丝依偎在浓稠的汤汁里吸吮着食材的精华,用筷子轻轻搅拌,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直吞口水,按耐不住要用美味安抚空荡的胃。

刚入口时,不是惊艳的味道,仔细品一品清十二帝,口腔里却跳起了热情的桑巴舞:冬笋和小香菇把黄牛肉的鲜甜逼得全情迸发,豆丝在湿润的外衣下变得半脆半软,口感好到了头。

在人头攒动的户部巷,老谦记不吆喝,不拉客,靠的就是好味道的口口相传鞭打我吧。
老何记豆皮大王

老何记的豆皮诞生于1959年,最早开在前进路,到如今开到户部巷,已经是第三代传人。

老何记的摊子不大,一不留神,很容易错失。镜头下的老板,显得有些紧张而腼腆,但说起自家的豆皮,却是一脸的信心满满。

蛋皮被煎的金黄,均匀的铺上糯米,撒上肉丁、香干和榨菜,翻个面,横几刀竖几刀,被轻轻划开,就像经过了如同卫星入轨的精密计算,每个小块都四四方方,大小统一。

出锅前,浇上几勺卤汁,让糯米湿润银孚,让鸡蛋生香。

入口,便知道这豆皮里的功夫了得:糯米颗颗饱满晶莹,酥软却不粘牙,蛋皮的油香充斥着整个口腔,让牙齿迫切的不停做着激烈的咬合运动。

藏在米粒间的香干稍硬的口感和软软的豆皮最为搭配,榨菜的清香爽口让唇齿流连,肉的鲜味渗透唾液,直抵喉咙。

老武汉的雅致醇厚,统统被揉碎在老何记豆皮的温柔乡里。
石记热干面

曾听一位老武昌人说,石记的热干面是户部巷热干面的代表。
不同于连锁品牌的千店一面,石记的这一碗热干面,自有它的独特之处。

从石太婆那一代开始,传承至今已经是几十年光景。石记热干面也被户部巷的乡亲唤做“石太婆热干面”。

小小的门面里,全家老小齐上阵,如今掌管门厅的是石太婆的孙子。
石记只卖面,热干面和凉面。

在传统热干面的基础上,石记在热干面里加上了自制的香菇肉酱,有人说是传统的颠覆,也有人说是难得的创新。

拌热干面该是每个武汉人天生的技能,筷子插到碗底,一旋、一搅、一捞,面被翻个底朝天;反复几次,一碗根根油光滑亮的热干面就展现在面前永城一高吧。

石记的面条都是手工制作,来得早还能看到制作过程图解吧。面条筋道爽口,滑溜溜的嗦进嘴里。
没有加卤水的热干面却一点也不干,芝麻酱的比例恰如其分,满口是芝麻酱混合肉燥和香菇的浓郁奇香。

在热干面的腾腾热气里,我看到户部巷的星星之火仍在闪闪发光我欲成王。

在如今纷繁复杂的户部巷,留下来的老字号太少,能坚持把最传统的东西传承下来的,更是寥寥无几。
幸而,还有这么些个人,这么些个家族,为了武汉的味觉鼎力坚守,为了户部巷的名誉不懈努力。

虽然他们可能也会发愁,会因为租金日高而不得不涨价,会因为山寨频出而生意平平,会因为周围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而星光黯淡。

但老武汉的味觉记忆,是他们最坚实的盾牌,也是户部巷最后的黄金盔甲。

热闹的新商家,年轻的生力军
江明馄饨

在户部巷门口不远处,一个小小的门面贩卖着武汉人冬天最爱的热乎气。

馄饨,武汉人爱叫它水饺,小小一个个,白白嫩嫩,是暖心暖胃的人参果儿。

江明馄饨是一家20年的夫妻店。
店门口的台子上,老板娘低头包着水饺,熟练的动作有种家常的亲切:筷子把肉一挑,放在皮里。手轻轻握住一捏,就是简单的水饺形状。

水饺出锅,捞起来放在碗里,一个个浮在汤面上,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生怕弄破了皮,用勺子小心翼翼的舀起来放进嘴里,轻薄却有弹性的皮包裹着肉馅,温暖自口腔蔓延,沁透心脏,满满侵占了整个身体。

最简单的味道,往往最轻易就抵达内心曹迎明。眼前好像是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她转过头来蓝海苑,微笑着把我揽在怀里。
看到孩子在店里欢乐的跑跑闹闹,旋而明了:也是,母亲的手艺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成明记一根排骨

离主路稍远的成明记,也算是户部巷的老店了。天气好一些的周末,附近的居民也喜欢买来吸个味。

排骨都是事先腌渍过再放到烤架上,烤到滋滋作响后撒上黑胡椒和孜然。

外表的色泽已经在诱人犯罪,隐隐约约飘进鼻子里的香气更是犯规。

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抓起排骨就大快朵颐高分少女。黑胡椒的小颗粒在牙齿间摩擦出香料的馥郁,排骨肉被撕扯下来可乐球,夹杂着脆骨被咬的嘎嘣脆,肉汁在嘴里溅开,香甜的味道久久不散。

在美味的肉食面前,武汉姑娘的豪气,体现的淋漓尽致。
山阿妹小土豆

穿过喧闹的人群,沿着大路向江边的方向走,没多远就能看见一家排着长队的门店。

炕小土豆是恩施的特产,也是不少武汉伢童年的回忆。
神龙架小土豆上锅蒸熟,再放在油锅里煎的油爆爆的。

火候的把控是炕小土豆的魂。少一分钟,缪海梅里面过生;多一分钟,表皮太硬。

出油锅后的小土豆,还得在小葱、孜然、香菜等等的调料里滚一遭,穿上鲜艳的外衣。

戳一个放进嘴里,是高热量爆炸的美好。

麻辣咸香的小土豆,穿越漫长的岁月,陪伴着武汉人从童年到长大。

再访户部巷,庆幸的是,还有那么些店子,值得驻足品尝。
户部巷就像武汉调皮的孩子,我们口口声声埋怨,心里却比谁都希望她好。

还想再给户部巷一个机会,留下那些记忆里的好味道。期盼终有一日,能在这里找回老武汉熟悉的美好。
-END-
文| 慕遥
图| 王梓
出品:武汉爱黑马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