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亲节且以油盐伴长夜-契阔seven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且以油盐伴长夜-契阔seven


晨昏线交替,一场暗夜大战在华灯中拉开帷幕。
小龙虾与烧烤各占山头,金鼓齐鸣李雨桦,十三香与孜然粉短兵相见,场面浩大到差点让观众泣涕涟涟。
麻辣烫对烤冷面扔出一波“黯然销魂辣”连环拳华幼通,烤冷面稳稳接住对方气势汹汹的招式,并趁机回了一个“兼容并包”杀,最后以三百六十度翻转的姿态完美收尾。
这番还未唱罢,那边便已陷入鏖战国际母亲节。火锅煎饺,馄饨汤面,热热闹闹齐登场,就算坐不上“夜宵之王”的宝座怒剑狂花,也要争个艳绝后宫的主儿。
相比于咸党的纷争,甜党这边倒显得安适一点。李宇菲酒酿汤圆的摊子泛着温暖的光,桂花糖藕的梆子声在夜色里盘旋戴国芳,此时倘若来上一份咕嘟咕嘟还在冒热气的红豆汤,便可满满足足地道晚安了高迪瓦。
人与人的关系,至亲至疏无限越狱,总要有个等级炒叉子。能约夜宵的斯文赫定,怕都是关系极好的,毕竟鲜有人会把虚情假意的应酬放在简陋的夜宵摊,也少有点头之交愿意披衣而起末世之希望树,在冷风里陪你吃一碗馄饨。
譬如小龙虾的鲜香麻辣,最适合做肆意恩仇的故事的引子,加上昏黄的灯光,不成曲调的背景,这样的氛围下鞑靼牛排,人们自然而然地卸下白日里的保护色,将真实的自己袒露出来。
只身一人的时候,夜宵的意义,不止在于果腹,也在于慰藉。
夜幕降临,一天行将结束渔者无衣,然而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在说:“今天要是就这样结束,有点可惜了。”可是思索了好久,也想不出可以做些什么来圆满这一天。时间不够看一场电影,不够去一次江边白洁全传,却仿佛也不能随意消磨掉。夜宵这时候便该登场了,拢一拢衣袖,婉转悠长地唱起了夜的曲目。
此刻华灯初上,星月交辉,刚刚拉开夜的序幕景县龙华吧。
不然,去吃个夜宵吧都都宝?
去吧去吧康粹兰,长夜漫漫白金明,龙虾正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