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动脉世界一流电影节评奖的“潜规则”-24楼影院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世界一流电影节评奖的“潜规则”-24楼影院

| 本文来自南方周末。
相对于商业市场以营利为第一目的,国际电影节则是以文化艺术创新、交流为根本责任,是非营利文化活动。世界上多数的国际电影节以政府支持、民间主办的形式运作国家动脉。为此,它对投身电影节事业的人魔剑镇魂曲,有着特殊的要求。柏林电影节归来后,我很快投入了影片《香魂女》的导演工作。一天,中国电影发行公司经理胡健邀请参加一个特别的宴会,庆祝一位德国友人访华60次。那是我第一次正式认识这位著名的德国制片人兼导演杜尼约克墓园挽歌。
他从1972年就来到中国,不到二十年,推荐了许多中国电影走入柏林国际电影节,是一位热爱中国文化与艺术的电影使者。他听说我的新电影已经接近完成,就积极要求观看。

第二天,在中影公司的小放映厅里,我给他放映了《香魂女》的对白双片洪荒圣龙。靠着翻译的简单解释,他看完电影后,握着我的手说了一句吓了我一跳的话:“祝贺你,你拍了一部Masterpiece(杰作)!”他要我马上送材料报名柏林国际电影节。
1993年2月12日晚上潮男公社,《香魂女》第一次在柏林电影节的动物园宫放映后,我和主演斯琴高娃、伍宇娟走上舞台,千余观众用超过十分钟的鼓掌与欢呼来表达他们的赞美。走出剧场后金俊浩,我第一个见到的就是等在外面的杜尼约克先生,他喜形于色地握着我的手说:“我说得没错吧!”

好的国际电影节需要有好的选片人,需要懂行的艺术掌舵者。1980、1990年代,中国电影有了热心的“老杜”(我们电影界对杜尼约克的尊称)开掘,才在柏林最早“走了出去”。
老杜是个专业的电影人,一生任制片、导演,制作过四百多部电影,最著名的是他任制片人、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影片《摩菲斯特》(1982)。经验与品位是选片人的关键,而对多元文化的热爱则是根本。老杜热衷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支持与促成了中德合拍的电影《黑炮事件》(黄建新导演)、《少爷的磨难》(吴贻弓导演);到他不幸因病去世的2003年,三十年中他来中国达到120次,年均4次,创纪录的数字中饱含着他对中国文化和电影的深情厚谊!

电影节的选片人重要,而掌舵人——主席则更为重要。德·哈登先生从1980年起担任柏林节主席,到2001年退休,长达21年。1980、1990年代的中国电影从那里走向世界,和他的鼎力支持分不开飞蚂蚁。他曾经说过:“世界一流的电影节在评奖时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寻找新鲜的东西。利索夫斯基中国电影1990年代初在各大电影节的‘大丰收’,原因在于给国际影坛带来了新的电影形态和文化表达。”
是啊,从1980年开始懒懒小兽妃,他坚持年年邀请中国电影参赛或展映,让世界通过电影了解隔绝多年的中国,直至1988年《红高粱》获得最高奖——金熊奖;1992年5月《霸王别姬》获戛纳金棕榈奖,8月《秋菊打官司》获威尼斯金狮奖国恒退,1993年2月我的《香魂女》和李安的《喜宴》获柏林金熊奖,中国电影在一年内包揽三大电影节大奖的空前,也可能绝后的“大丰收”,都和电影节主办人可贵的文化艺术坚持,密不可分。电影理论家戴锦华说过:“商业电影是复制再生产,艺术电影承担的是创新实验。”商业电影的价值靠市场的票房证明,艺术电影的价值则要靠有坚持、有见地的电影节的评选来体现。

《香魂女》在柏林的获奖也出乎我自己的预料。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家庭伦理剧,形式、风格方面的创新不多;优点在于剧作上人物形象刻画独特、丰满,斯琴高娃的表演充满艺术魅力,我以为她有可能得个女演员奖。幸运的是那一届的评委主席是刚刚获过金熊奖的张艺谋,后来他对我们说:“全部参赛电影看完,我发现大家对两部中国电影都比较满意;我听说柏林节有个不成文字的规定:每届评奖里只允许一项并列,即‘双黄蛋’,我就在讨论时主动提出两部中国电影并列金熊奖,获得通过恬妃传。”那时候,海峡两岸的关系还十分紧张、微妙,双方都非常重视这个活动,均派了电影局局长和新闻局局长来助阵。“双喜临门”的结果使大家非常高兴。在香港、台湾,《香魂女》的影响远远超过《本命年》。第二年的香港电影节上,《香魂女》的放映非常受欢迎,并获得了香港影评人的“年度十佳影片奖”;1995年,《香魂女》又成为第一次在台湾的“大陆电影展”的影片。一部电影在中国分隔多年的“两岸三地”的融合、交流中起了作用,这与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推荐是分不开的。综观世界上几十个著名的国际电影节,寻找到文化艺术造诣高、热爱电影事业的主席和选片人,并保持相对长时间的稳定,是其成功的秘诀。他们把策划、举办好的电影节当作自己人生的主要职业与责任,具有令人赞赏的献身精神和工作能力。我把他们称为令人崇敬的“电影节人”。几十年来,我在各个国际电影节上,遇到了许多值得尊敬、值得怀念的电影节人。日本的著名电影人德间康快先生(1921-2000)以他的“德间书店”为基础,在1980年代,不仅年年在日本举办“中国电影映画祭”,还出资拍摄了《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和张艺谋的《菊豆》、田壮壮的《蓝风筝》等重要电影。
1991年起,他连续8年担任东京国际电影节主席,将电影节从两年改为一年举办一次,致力于发掘和支持亚洲电影新力量,成为那一时期亚洲最有影响力的国际电影节优行网。黄建中的《过年》、田壮壮的《蓝风筝》、严浩的《天国逆子》等都从那里走向世界。
1990年代我曾带着《湘女萧萧》、《香魂女》多次参加在新德里举行的国际电影节,认识了另一位令人尊敬的“电影节人”阿鲁娜女士。这位1950年代毕业于法国高等电影学院的印度女电影博士,将一生奉献给了电影研究、电影节策划、电影协会运作等辛劳的工作。她创办的“亚洲电影促进联合会”(NETPAC)在世界上三十多个国际电影节上设立评奖,专门表扬与支持亚洲国家的优秀电影作品与人才。王小帅的《冬春的日子》、彭韬的《血禅》等新人新作都得到过支持。今年(注,本文首发日期为2015年)11月美国夏威夷国际电影节将举办庆祝NETPAC成立25周年的活动,应该也是对这位年逾八十的令人尊敬的电影节人一生业绩的赞扬吧。如喜欢这篇文章千机伞,欢迎分享到您的朋友圈。投稿请邮件至173641687@qq.com;合作或其他事宜请加微信chen173641687最快提高个人观影逼格的公众号。24楼影院:movie24luo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