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招生考试院专访《白夜追凶》导演王伟:罪案剧不是一味地猎奇,而是挖掘罪案背后的人心!-五元文化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专访《白夜追凶》导演王伟:罪案剧不是一味地猎奇,而是挖掘罪案背后的人心!-五元文化
记者 | 周燚
来源| 新剧观察
“涉案剧不是在案件上一味地猎奇,在形式上一味地夸张。好的涉案剧,说到底还是在拍人郝金明。”这是《白夜追凶》的导演王伟从始至终贯彻的创作理念。
王伟导演性格耿直,有一说一,从上到下洋溢着青年导演的朝气,不给你讲大道理。但一谈起专业性的问题,他会毫无保留地给你讲详细的拍摄过程,看得出身上有一般青年导演所缺少老练和务实。想必,也正是这样“接地气”的性格才拍出来“接地气”的《白夜追凶》。
目前,《白夜追凶》在豆瓣评分为已经到9分了,打分人数超过5000人,而前五集在优酷的点击量已经超过2.5亿,商业和口碑均取得不俗的成绩。
【新剧观察】专访了该剧导演王伟,访谈了剧本创作、内容审查、预算成本、演员选择、拍摄流程等方面的问题。一个多小时的聊天,聊得轻松聊得投缘,聊出不少干货聊出诸多感悟。

新剧观察:拿到的剧本第一稿里就有“双胞胎兄弟共用同一个身份”这个设定吗?
王伟:第一稿就有。
新剧观察:所以,是基于这个特殊的设定,才决定拍板做这个项目的?
王伟:对。我们做完《心理罪》《灭罪师》后,找我们做罪案剧的公司有很多,但是类型和故事都差不多,里面一直没有找到能打动我的点。拿到《白夜》的剧本,我眼睛一亮。它里面有两个非常吸引我的点:第一个是“双胞胎”人物设定;第二个是剧本里的所有案件都特别“接地气”。
新剧观察:怎么理解你所说的“接地气”?
王伟:你看前几集就知道,剧本里对法医、技术队、排查队等所有的部门和场景都是非常生活化的,不是“神探模式”,当然我不是说“神探模式”不好,“神探模式”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品,但是这次《白夜追凶》不想走这种路子,这也是和之前的《心理罪》最大的不同。
新剧观察:其实有了这个“双男主”的设定,故事的复杂性立马就增强了。
王伟:很多罪案剧其实只有一条故事线,简单点说就是“警察找凶手”。《白夜追凶》是两条故事线:哥哥和弟弟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兄弟俩还和周巡为代表的警察机关有矛盾,因为要伪装身份栋笃神探,要和周巡斗智斗勇,这是内部矛盾;另外还要在这个“伪装的状态”下去找凶手,要和凶手斗智斗勇,这是外部矛盾。
新剧观察:剧本做了多久九星天辰决?
王伟:剧本前前后后反复修改总共加起来有三年多,因为是罪案题材首先要考虑审查的风险,另外这个剧本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平台和制作方,所以就一直搁浅。直到我拍《画江湖之不良人》快要杀青的时候,优酷的制片人袁玉梅就给我发了这个剧本,那会儿她还没拿到这个剧本的版权。她说这个剧本很适合我,问我想不想做,我看完后前面给你说的“那两点”吸引了我,就一拍即合决定做。
新剧观察:一点都没犹豫?
王伟:中间还是有一段“小插曲”的。那会儿广电临时下线了一批罪案剧,《余罪》《毛骗》等都被下线了,我们的《灭罪师》也下线了,所以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但是又舍不得这个剧本。五百导演给我了一个建议,把剧本拿给金盾评估一下。
新剧观察:所以,是我们主动找的金盾加入进来?
王伟:是的。他们在把控审查风险方面很有经验,对尺度的把控比我们更准确,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些建议法式接吻,说这个剧可以做,并且最后也加入了进来。
新剧观察:编剧是指纹老师,剧本策划是顾小白老师钟碧珍,剧本阶段两位老师如何分工的?
王伟:他们不是协同工作的,小白本是我很好的朋友,他是后期才进入项目中来的。指纹老师有律师的职业背景,他的剧本本身就特别扎实,逻辑也非常严谨,他故事里的案件基本没做过什么大的调整。我只对原剧本里的节奏和人物关系做了一些调整。而小白剧作经验比较成熟,对“人物极致化”的一些东西很擅长,请他过来帮我调整主线、人物情感关系等架构。

新剧观察:之前看过指纹老师的其它作品吗?
王伟:后来因为要做《白夜追凶》这部剧,看了他的小说《刀锋山的救赎》。他和雷米老师的风格还很不一样,雷米老师的风格偏“硬”,指纹老师的偏“细腻”,情感关系、职场关系等生活化的场景处理得很微妙。
新剧观察:观众反应区别哥哥和弟弟的“临界点”比案件推理要“烧脑”得多,当时这么设置不怕普通观众看不懂吗?
王伟: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个问题肯定是会出现的,我们用了两个办法来解决:第一个是用表演来区分,我们先在人物的状态和性格上做区分,包括眼神、说话、语速、声线;第二个是用造型来区分,让弟弟穿黑哥哥穿白。其实往后看,细心的观众就会发现,基本都是白天出来的哥哥晚上出来的弟弟。
新剧观察:宣传中说《白夜追凶》是一部“硬汉派”犯罪片。“硬汉派”怎么理解?打斗戏吗?
王伟:不是打斗戏。是人物设定和整体呈现感觉。硬汉派英文名是“Hard boiled”,直译是:被煮的过硬的鸡蛋,大概意思就是被生活折磨过久的人。相比于动作戏,这个作品侧重表现关氏兄弟等人的人性多面性,刻画他们冷硬外表下对正义与真相的坚持,并注重在案件中大量反映人性和社会现实,挖掘人内心最深处的另一面。而且《白夜追凶》的整体视觉风格很冷峻。例如在天台那场戏,哥哥和弟弟站起来,一个在冷光区里一个在暖光区里,摄影用光的时候呈现出大对比的光,就是用镜头语言来表现人物的多面性。另外,我们的故事里没有复杂的爱情纠葛,没有玛丽苏没有虐恋,没有浪漫的氛围,篇幅最大的是男人间的对手戏,非常写实。
新剧观察:32集8个案件,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衔接起来的?
王伟:《白夜追凶》是有一条非常明显的故事主线的,每个案子都和主线有关左丹奴,人物和感情都是在递进的,有一个明显的“成长弧”。譬如第一个案子抛尸案,它的功能是让主要人物出场、兄弟俩互换身份、交代环境、奠定故事基调和走向;第二个案子主要是交代情感关系,周舒桐跟她爸的关系、周巡利用她爸和她的关系、周巡和刘长永的上下级关系、关宏宇和高亚楠的情感前史关系等。
新剧观察:大概什么样的阶段会出现较大的情感大高潮?
王伟:随着案情的推进,兄弟俩会不断有争执,例如在第三周的剧情里,兄弟俩破案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视频录像,录像会使兄弟俩产生非常大的误会和矛盾。
新剧观察:开篇惊艳的长镜头拍了多久?
王伟:一天。
新剧观察:我看长镜头中有个面包车两边的门是开着的,摄影机会从中间穿过去,但是镜头却特别的稳。这个长镜头是用手持移动摄影机拍摄的吗?
王伟:不是。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我们也研究了很久,人怎么走位,机器的路线怎么走。相比以往的剧婺源怎么读,《白夜追凶》的最大突破就是尝试伸缩摇臂拍长镜头,之前的剧拍长镜头基本用的都是手持移动摄影。伸缩摇臂得有轨道来配合,但是现场全是石子很不安全,我们用推土机铺了一道十几米的轨道,所以伸缩摇臂的空间拉伸特特比大。所以你看长镜头中有大全景变到特写还有穿车,很丰富。

《白夜追凶》剧照
新剧观察:手持摄影只能拍水平线上的。
王伟:伸缩摇臂比手持移动拍的镜头要更稳。从《画江湖之不良人》开始,我们所有的戏里基本都会使用伸缩摇臂,这是我们的制作标配。
新剧观察:这个很昂贵吗?
王伟:非常贵,关键是国内会用的团队还不多,我们也是从实践中一点点练出来的。
新剧观察:现在有个概念叫“网剧电影化”,四川招生考试院《白夜追凶》在剪辑上做了哪些创新?
王伟:我在做导演之前一直在做剪辑师,其实《白夜追凶》的节奏并不快。首先它故事的基调就不是那种需要很快的,人物的心理状态是需要通过画面来放大的。
新剧观察:这种理念有受哪部剧风格的影响吗?
王伟:《罪夜之奔》,它里面的镜头就是缓缓地,但是又能勾住你的心。
新剧观察:《白夜追凶》的“本格推理”不像《灭罪师》《心理罪》那么高密度了,为什么会如此“克制”?
王伟:从我个人的角度,我觉得当下悬疑探案偏重于破案过程中的悬疑和推理,挖掘观众的猎奇心理。看的多了会发现形式虽然千变万化但本质却是大同小异。更何况信息时代,除了剧集,其它方式也可以获得很多罪案猎奇的讯息。观众也是见多识广,所以当观众智商高于编剧智商的情况下,无法满足观众的探案体验。其实一切罪恶的根源皆在人心,皆因情与欲。我觉得罪案剧最需要突破的是“人”,并不是一味的放大和夸张案件的形式感青花瓷化学版,而编造出那些非常不切实际的犯案与破案情节。这也是我们主线存在的最大意义。
新剧观察:“双男主”的戏会使女性角色的空间受到挤压,《白夜追凶》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王伟:一是放大她们的性格,比如法医高亚楠是高冷果断的性格,周舒桐是热忱但又有点傻白甜;二是让他们和双胞胎产生情感关系,高亚楠本身和弟弟是存在情感关系的,周舒桐则和哥哥弟弟产生了有趣的“三角关系”。但女性戏和情感戏不是我们的着力点,比重不会很大。
新剧观察:罪案剧您觉得是悬疑感重要还是剖解案件的流程重要?
王伟:我个人认为悬疑感重要一点,因为感知是共通的。剖解案件的过程需要相应的专业知识,存在观众壁垒,比如“通过步伐间距来推断观众的身高体重等”,很多剧都在用,已经不新鲜了,普通观众也许会觉得很专业但不一定能懂。好的罪案剧是通过悬疑氛围的营造,把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讲的波澜起伏。

《新剧观察》专访王伟(左:王伟)
新剧观察:《白夜追凶》的制作成本是多少?
王伟:单集制片成本在200万+吧。
新剧观察:剧中的警察形象有很多阴暗面,还有一些反应公安机关内部腐败的戏份。金盾对剧本干涉多吗?
王伟:不多。我们把粗剪给他们看的时候,公安部的反馈意见非常好。《白夜追凶》是中国第一部受正规审查的网剧,我们走了公安部和广电总局的官方流程,拿到了电视剧播放许可证,片头右下角可以看见,所以《白夜追凶》上卫视都是没问题的。
新剧观察:广电和公安部审查侧重有什么不同?
王伟:公安部是对公安系统职业和专业程度的把控建议多一些,广电则会注重整体社会影响。我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连环凶手一个礼拜杀了20个人,公安人员三天破案。只要办案流程、破案的手段是合情合理的,对于公安部就可以接受。但是广电会认为这样不妥,因为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说不定会造成社会恐慌,有不好的影响。总之,广电和公安部都会提出一些较好的建议,帮助作品提升完成度,弘扬社会正气。
新剧观察:一开始就是定的潘粤明老师来演吗?考虑过其他人吗?张瑶萱
王伟:一开始就是定的他,潘老师的演技很好,之前很多作品让他演小生也让大家对他的戏路打下了烙印。看了《唐人街探案》后,我感觉那就是关宏峰,看了《跨界歌王》后,弟弟关宏宇的感觉也有了。他的演技在《脱轨时代》里就体现得很好了,就定下了潘老师。
新剧观察:犯罪片有特定的受众群,有相应的市场瓶颈,对《白夜追凶》又什么样的市场预期?
王伟:和播放量相比,我更在乎是的观众对剧本身的评价。首先我们的剧是一个纯原创的剧,《心理罪》还有很多雷米的原著粉丝,《画江湖》也是有粉丝基础的;另外我们没有顶级的流量演员,市场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但我觉得《白夜追凶》的受众要比《灭罪师》《心理罪》更广,它不光有案件推理,也有反应社会性话题,是很接地气的,有点像公安版《人民的名义》何国魂。
新剧观察:所以有观众反应,他们看出了《重案六组》的味道。
王伟:我不想把《白夜》定义成单纯的犯罪剧,更愿意说成是受众更宽的社会剧,但是受众群体到底有多宽,也得等《白夜》播完后看市场效果。
新剧观察:豆瓣评分达到了9分,是国产剧的高分之作了,你怎么看这个分数?
王伟:我心里想的是7.5就满意了。其它高出来的都是给潘粤明老师的。其实相比于IP改编,原创剧会更容易得给高分。因为改编小说众口难调。改的多不行,改的少不行。文字在每个观众心里都有不同的感觉和人物形象,形成影视就有落差。尤其罪案剧,凶手是谁金宥妍,结局什么样都知道低调重生。不改不行,改了原著粉又骂,所以IP是个双刃剑,拿高分非常难,反而是原创剧空间更大。

新剧观察:你也算是早年成名的青年导演了,你是怎么入行的?
王伟:我是哈尔滨人,当时地方还没有干影视的,之前学美术的,后来不上学了也不知道该干点啥,就学PS、3D,后来阴差阳错地进了一家婚庆公司,就开始做剪辑,后来地方电视台节目也剪。直到08年我看到五百的东西,觉得他才是有追求的人。他在长春我在哈尔滨,我就问他那招不招人,他就说只招实习生,我问实习生是啥意思,他说实习生就是没有工资。后来我加入五百导演的团队后,给他做剪辑师,因为剪辑他的片子,风格就开始向他靠近,他相当于我的启蒙老师,给了我很多建议和帮助。受他的影响走上了导演之路。
新剧观察:拍摄体验中,《画江湖》和《白夜追凶》哪个更具挑战性?
王伟:《画江湖》。因为第一次在横店拍戏,拍的还是古装剧。在横店拍戏会受到时间、场地的限制。并且《画江湖》漫改真人,在场面的具体呈现上没有参考标准,需要我们自己去摸索。
新剧观察:平时工作之余,会看剧或者小说吗?
王伟:我不是那种阅片量很大的导演。唯一特别爱好的题材是历史,连续十年来每天我都在看历史,纪录片、历史书、传记类的、朝代的我都爱看。秦、汉、明朝和近代最喜欢,研究历史其实也是在研究人,拍戏也拍的是人,有人才有故事。接触历史对我做导演也有很多无形中的帮助。
新剧观察:未来想拍什么样方向的片子?
王伟:历史方向的题材,《走向共和》是我喜欢的剧,《末代皇帝》是我喜欢的电影。我想去尝试历史题材主要我本身是一个深度历史迷伪声吧,目前青年导演里面涉猎历史题材的还不是特别多,可能我拍出来的会和其它的历史剧稍微不一样点吧。